同化“真、善、忍” 长春大法弟子颂师恩

  • 时间:
  • 浏览:9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5月21日讯】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5月18日,盛大的排字活动在纽约总督岛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大法修炼者5000多人,在绿色草坪上排出了巨型法轮图形和“真、善、忍”三个大字。

  法轮大法于1992年5月13日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他的故乡长春传出。本次参加排字活动的人群中,出现了多位长春大法弟子的身影,他们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以亲身经历,以生命同化“真、善、忍”的见证,永颂师恩。

  “盼望这样的排字活动能早一天在中国大陆重现”

  王晖莲是原长春东北师范大学讲师,今天能参加五千人排字,她感到很激动。“我不由回想起1999年中共迫害之前,国内有上亿的法轮功学员,这样大型的排字活动有很多。迫害之后所有的弟子都经历了极其严酷的考验,失去家庭、事业,甚至生命…… 20年过去了,如今法轮大法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洪传,所到之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

  王晖莲说:“又是一年的5·13,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特别想念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想念长春家乡的同修。虽然我们远隔万里,但是感觉我们坚定的心始终在一起。借此机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表达我的感恩!愿与亿万弟子共同精进,回报师尊救度之恩!盼望这样的排字活动,能早一天在中必发88国大陆重现,相信这一天会很快到来。”

  “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曾任长春东北师范大学讲师的葛志钢于1996年开始修炼。他说,拜读《转法轮》这本书,使他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修炼要从做好人做起,也知道了过去老人说的重德的原因。

  葛志钢说:“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的专业是画画,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的画越来越好。大家都投来了羡慕的眼光,作品也发表了,而且荣获了优秀研究生和学术先进个人等荣誉,这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

  “1999年7月刚刚毕业留校任教的我还没上课就失业了。学校老师们知道我是品行兼优的学生,但出于对中共邪党的惧怕做出这样的决定。

  “在接下来的十多年中,我和中国的所有修炼者一样,在给中共一言堂宣传下被欺骗的百姓讲自己的受益于大法的体会而被多次地拘留、绑架、勒索钱财、流离失所、失去工作

  “但历史已经验证了一点,不管中共如何折腾,这场迫害打掉的是中共自己,中共毁灭在即。修炼人心里最清楚大法是万古不遇的,今天历经磨难的亿万大法弟子尤为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力挽狂澜,拯救人类道德于危难中,人类将在大法弟子的引领下走回传统之路。”

  “师父的大法如阳光照在我心里”

  王婷婷,离开中国前是长春市一家电子产品公司老板。得法前,她身体很弱,浑身无力,一个月就得去医院打一次点滴,并且有很严重的妇科病。医生推荐她吃中药调理,为了治病她还练了各类气功,也无效果。那时,年轻的她很是迷茫无奈。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短短的时间身体康复,真正体验到了健康的幸福,也真正年轻起来,心底的愉悦无以言表。师父的大法像阳光照在我心里,使我看到人生的光明与美好!”王婷婷说。

  她还表示,自己在经商过程中,本着大法的要求行事,生意越做越好,钱挣得越来越多,“去年喜添小女儿,现在我们全家人都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必发官网光中,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明白生命意义 每天都快乐”

  陈敬宇,原先是长春审计事务所的一名审计师,她从小体弱多病,患有胃炎、肠炎、多眠性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为了祛病健身,她练过很多其它功法,都没有把自己的病去掉。有亲戚告诉她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抱着试试的心态,她到家附近的公园去炼功。

  “当时有免费教功的学员,我一进入炼功场地,就感觉能量场很强。炼了一个月后,之前的所有疾病都奇迹般地消失了。”她说。

  看完《转法轮》后,陈敬宇的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原先在审计事务所工作时,客户给我们送礼、请客吃饭是常事,修炼后自己不再要送的礼物,请客吃饭也不再去了。我明白了生命返本归真的意义,每天都是快乐的。”

  1999年7月,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忌,发动了史无前例的镇压与迫害,陈敬宇和丈夫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2016年被迫逃离大陆来到海外。

  她说:“在全球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之时,我发自内心地感恩师尊对我的慈悲救度,同时也希望让更多人了解法轮功真相,让真善忍传播世界各个角落,让更多的生命得到救度。”

  “感谢大法和师父的慈悲呵护”

  王辉是1996年在长春读研究生时,从同学那里读到《转法轮》一书,走上修炼道路的。他说,在今年这个普天同庆的法轮大法日,回首23年的修炼之路,他心中充满对伟大师尊慈悲苦度的感恩。

  “在修炼之前,虽然身为一名颇有前途的名牌大学(吉林大学)学生,但是我找不到人生目标,浑浑噩噩,头脑中满是名利色情等不好的思想。是大法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活着,让我变成一个努力按照‘真、善、忍’生活的人。”他回忆说。

  从1996年到1999年,王辉每天沉浸在学法炼功、修心向善之中,这三年成了他人生当中最美好的回忆。

  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开始了。王辉的修炼开始伴随着一次次的抓捕、牢狱、酷刑和恐惧,但同时也有着心性升华的喜悦。苦难也在磨炼着他的意志,加深着他对中国社会以及中共邪恶本质的认识。

  “而让我能在这无尽的魔难中走过来的关键,是大法的法理和师父的慈悲呵护。”他说,“我知道,是大法的力量让我从高压电棍的长时间电击、连续几天几夜的酷刑站铐中走过来。我也知道,是师父的看护和挽救,才让我几次起死回生。”

  第一次,王辉因信仰被非法劳教,劳教所的恶劣条件,他全身感染了疥疮,进而发展成急性肾炎的症状,最后身体从下到上开始浮肿,脚、腿、躯干都异常肿胀,浮肿还发展到了肺部,连呼吸、说话都出现困难。劳教所怕他死在里面,就给保外就医,让他回到学校的医院。结果刚到校医院他就开始不断排尿,仅仅三天后,检查结果就显示基本恢复了健康。

  校医院医生说,王辉是她治过的最成功的病人。“但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因为在劳教所时,狱警就每天带他去医院输液,但越来越严重,到了校医院,因为检查时各项生命指标都显示很危险,医生也没有敢太用药。

  在王辉出院时,主治医生偷偷告诉他的父母,因为这次“急性肾炎”的影响,他可能会失去生育能力,“直到我十年后结婚,我的孩子出生后,母亲才用轻松的口气说出这件事。我知道,是大法修复了我的身体”。

  “修炼23年,师父和大法给予我太多太多,不但洗净了我的灵魂,也挽救了我生命。如果不是大法,在中国那个腐败的社会中,我可能早已成为一个随波逐流的寄生虫;如果不是大法,我可能早已离开人世。”他感慨地说。

  对于王辉来说,人类的语言无法道出他对师父的感恩,“值此普天同庆的时刻,祝师父生日快乐!道一声师父辛苦了!法轮大法好!”

  “回归真善忍,那是生命永远的期盼”

  朱雅莉,出国前是长春市中医院一位有着近20年临床工作的医生,能修法轮大法让她深感此生幸运。她从小就跟着母亲练功,寻寻觅觅,练了很多功法都觉得不正,身体越来越差,直到遇见法轮大法。 “《中国法轮功》那本书,看了之后就觉得太正了,这么纯正的功法,一定要炼。”朱雅莉决定修炼到底。

  在中共邪党发动镇压之后,朱雅莉的家庭由于坚修大法,受到前所未有的迫害。因为进京上访,在孩子四个月哺乳期间,她和丈夫被投入看守所,出来后成为严密监控对象。丈夫被投入看守所、监狱、劳教所关押、被恶警酷刑折磨;朱雅莉被停职查看,期间当过工人、扫过厕所,后来据理力争,回到临床岗位工作。

  她还经常无缘无故被带走,被送看守所,被押洗脑班被跟踪、威胁,家里孩子、老人受到恐吓。单位不给她晋级技术职称,苛扣她的各种福利待遇

  “种种迫害经历,罄竹难书。” 她说。但历尽千辛万苦,朱雅莉心中仍时时牢记法轮功师父的教诲,努力践行“真、善、忍”,在残酷的打压中,她真正体会到,“大善大忍将邪恶化于无形,无私无我才能真正修成为他的境界。”#

  责任编辑:


必发官网 必发88 必发官网

猜你喜欢